精彩小说尽在1654文学网!

首页校园→ 恋在弦间

恋在弦间

Ten 著

完本 免费

考进A大艺术学院的顾岛,顶着所谓“小提琴天才少女”的光环, 本以为前途坦荡,一帆风顺,无奈撞上本命冤家, “A大之光”江厌离,和亚斯伯格综合症患者湛星楼, 注定了大学生活的不平凡。还好有可爱弟弟言清让的保驾护航, 才得以一次次化险为夷…… 或许在你的内心深处也曾有过这样一段兵荒马乱鸡飞狗跳的日子。 接踵而至的麻烦事,纷至沓来的坏时光。 因为那些人的陪伴,统统自带滤镜过滤成午夜梦回时也能笑醒的好故事。

主角: 言清让 , 江厌离    更新:2020/06/18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考进A大艺术学院的顾岛,顶着所谓“小提琴天才少女”的光环, 本以为前途坦荡,一帆风顺,无奈撞上本命冤家, “A大之光”江厌离,和亚斯伯格综合症患者湛星楼, 注定了大学生活的不平凡。还好有可爱弟弟言清让的保驾护航, 才得以一次次化险为夷…… 或许在你的内心深处也曾有过这样一段兵荒马乱鸡飞狗跳的日子。 接踵而至的麻烦事,纷至沓来的坏时光。 因为那些人的陪伴,统统自带滤镜过滤成午夜梦回时也能笑醒的好故事。

免费阅读

“给你厉害坏了,这么能耐你咋不上天呢。”

初秋九月,微凉黄昏。

摔门扬长而去的少女,气的哆嗦的少年。

一屋子不敢吱声的吃瓜群众,和散落一地的乐谱。

“有病吧,她。”沉默了一个世纪之久,江厌离终于爆发。窗台上无辜的杯子遭了殃,被无辜的摔成了一地的碎片。肇事者对人群丢下一句,“看什么看,练琴”,然后大步流星的消失在了琴房的门口。

这是言清让第二次看到江厌离发这么大脾气。

江厌离离开琴房,随后湛星楼走进了琴房。“怎么了他,这么大脾气?”湛星楼回头看了看江厌离离开的方向,一脸问号的问坐在门口琴凳上擦琴弓的言清让。

言清让无奈的耸了耸肩,“还能怎么,又跟那个新来的杠上了呗。”

“这回又是因为什么啊,”湛星楼径直走到冰箱那儿拿出了一瓶水。

在湛星楼的眼里,江厌离和他一直都是一种人——有良好的家教,习惯了喜怒不形于色。相比他阴晴不定的性格,江厌离明显更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但是湛星楼听说,自从碰上这个冤家,江厌离已经两次众目睽睽之下大发雷霆了。如果可以,湛星楼真想看看这个新来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可以这么轻而易举的逼疯江厌离。

“她要报名校乐团,老江不让。结果就吵起来了,她还编顺口溜骂老江,骂的一套一套的,骂完就跑。老江气不过,”言清让对着一地的碎片和乐谱扬了扬下巴,“喏,然后就这样了。”

“不是说老周的人么,老江也是,这点面子也不肯给。”

“估计是上次也被她气够呛,这次逮着机会给她穿小鞋。其实姑娘服个软啥事儿都没有了,谁知道,偏不,非得跟老江怼着来。这以后日子,有她好受的。”言清让说着,微微扬起了嘴角,“不过也挺有意思的,难得看着老江失态。”

言清让一副坐山观虎斗的模样,湛星楼只是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一边儿拿过立在角落的扫把打扫着战场,一边儿感叹可惜了江厌离字迹潇洒的手抄谱被杯子里的花茶浸湿。

顾岛不知道打了多少个喷嚏。

“一定是那个该死的江厌离在背后骂我。”

老周递了一张纸巾过去,顺手戳了戳顾岛的头,“你讲两句好听的不就得了,男生不都吃这一套么。”转身从办公桌上的果篮里拿了一个苹果,丢给了顾岛。

顾岛接住了苹果,啃了一大口,两腮塞得鼓鼓囊囊的,忿忿道,“那是你没看到江厌离那副嘴脸,我的天。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尾巴不要翘到天上去啊,也不知道有什么好厉害的。”

“你还别说,”老周拿起茶杯喝了一口,“他可是够厉害的。”

“咋?贝多芬转世还是莫扎特附身啊他?”顾岛一脸“你个老家伙就是危言耸听”的表情看着老周,她想不到看上去也就比她大了两三岁的江厌离有什么好厉害的。虽然A大艺术学院古典音乐系是全国第一,钢琴专业又是古典音乐系里最好的专业,能考进来的确很了不起。但是说到底,江厌离也不过就是跟他身份一样的学生而已。

“他考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斩获过国际上很多大奖了。”老周说。

“真这么了不起,还上什么大学。”孤岛的白眼恨不得翻到天上去。

“再好的钢琴家也有需要学习的东西啊,”老周一副“这你就不懂了”的表情看着孤岛,“江厌离的父母也是A大毕业的著名钢琴家,江厌离在这里进修大概也是他父母的意思。”

“那也不代表他可以在A大横着走,逮着谁就教训谁吧?”顾岛咽下嘴里的一大口苹果渣,装腔作势的学起了江厌离在琴房教训她的样子,表演浮夸至极,“‘校乐团不是你想进就进的,’还有还有,‘我们校乐团向来不招收大一新生’,哎呦喂了,给他狂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手里掌握了一支维也纳的首席交响乐队啊。”

“咳咳……”老周伸出脚轻轻踢了踢顾岛的小腿,做作的咳了几声。不明状况的顾岛还沉浸在“江厌离模仿秀”中,全然没有意识到真身此时此刻就站在她的身后面色阴沉的盯着她的后脑勺。

“咋了你,喝茶呛着了?”见老周拼命的向她身后使眼色,顾岛猛的一回头,对上了江厌离愤怒的眼神,吓得顾岛的汗毛全都竖竖了起来。心里叨咕着“这男人怕不是属猫的怎么走路都没声啊”。

老周到底是见过世面的老江湖,立马变脸和颜悦色和江厌离寒暄,“哎呀呀,江厌离同学来了啊。”

“嗯。”江厌离目光凌厉的瞥了缩在角落屏住呼吸的顾岛一眼,倒还是礼貌的对老周点头示意,“周老师好,我来这儿是想跟你谈谈……”猝不及防又是一道冷冽的目光瞥向顾岛,“……谈谈您这位爱徒。”

顾岛觉得自己应该赶紧脚底抹油,再在这个环境下呆下去,不是被江厌离一会儿一下的犀利目光扎成筛子,就是被这种莫名的气氛尴尬死。“老周……啊不是,周老师,那你们先聊,我先走了啊。”没等老周回答,屁股离开凳子几秒就不见了踪影。

老周心里骂“这个小混蛋就知道让我给她收拾烂摊子”,表面上还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来来,坐下说。”

“不必客气,”江厌离开门见山,“是这样的,我听许主任说,顾岛同学是您坚持引荐进校乐团的。想必您也清楚,校乐团的传统是不招收大一新生,”他说到一半意识到自己带着情绪来跟老周讲话稍有不妥,便压了压自己脾气,后面的话语气明显和缓了很多,“……我想来您这里听听您坚持引荐顾岛同学进校乐团,打破传统的理由是什么。”

老周早知江厌离来意,心里也做好了江厌离“兴师问罪”的准备。他知道自己一手带出来的顾岛上来那个轴劲儿讲话能有多气人,对江厌离这个时候还能保持风度和理智跟自己心平气和讲话也是钦佩的,“嗯,你们刚才发生的矛盾,我也听顾岛跟我学了,”老周打着圆场,“你也别太往心里去,顾岛就是这样一个孩子,说话不经脑,你别怪她……”

江厌离心里暗骂,“不经脑?不经脑能连珠炮似的骂出那么长一串顺口溜么?还‘你厉害你伟大你和你妈生你爸’,这都叫不经脑,她要是经脑指不定能骂出什么来呢。”但是表现出来的还是宽宏大量的样子,对老周云淡风轻的一笑,“周老师说笑了,同学之间有观点不同的摩擦出现很正常。”

“那就好那就好,”老周哈哈笑,“你们年轻人呐,一吵一闹的,多有活力啊,多好。”

“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老周收回了笑容,认真且严肃的想了想,“顾岛啊……”

一定要说跟顾岛的缘分,要从老周一年半以前“老夫聊发少年狂”说起。笃定了骑摩托车环游世界找灵感的老周刚刚上路,无奈摩托不争气,直接抛锚在一个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公路上。也是老周运气好,碰上了开着大货车办完事儿往回赶的顾老爹。顾老爹热心,载着老周和他那破摩托回了村子。

一路聊,聊到老周是A大小提琴专业教授的身份上,顾老爹打小没读过几年书,对读书人尤其尊敬。请了老周回家,便无微不至的照顾着,相处的跟一家人似的。老周被顾老爹感动的痛哭流涕,除了钱无以为报,非要揪着顾老爹家的独生女顾岛拉小提琴。

开始顾岛挺怕他,来家里天天白吃白喝不说还天天拎个破琴跟那儿拉,搞得顾岛午觉都睡不安生不说,慢慢蹬鼻子上脸还要拽着顾岛跟他一起拉小提琴。

后来看在老周答应每星期给顾岛二十块钱零花钱的份儿上,顾岛勉勉强每天牺牲一个小时睡觉的时间陪老周练琴。老周也惊喜的发现这姑娘,骨骼轻奇,基本功进步神速,是个拉小提琴的好苗子。

想想自己学校手底下那些学生,读了大学以后天天除了搞对象什么都不想,一点斗志都没有。再想想钢琴专业有个“A大之光”江厌离,横笛专业有个“鬼才”湛星楼,就连一直萎靡不振的大提琴专业,今年都不知道从哪儿挖来一个未成年的大提琴天才言清让,自己的小提琴专业左看右看,综合实力倒是不错,但是真心没有个能单拎出来抗衡这几个人的“扛把子”。老周动了心眼儿,不如就从娃娃抓起,培养一个得意门生继承自己的衣钵。这眼前打哈欠的顾岛,便是再好不过的选择。

老周随即便跟校长打电话请了一整年的假,全力以赴跑到顾岛家“抓学苗”。

顾家倒是对这种免费的大师上赶子教顾岛拉小提琴的行为感激不尽。但是顾岛本人却觉得这个老周简直就是闲出病了。——虽然对老周是万般的有意见,但是凭心而论,顾岛还是喜欢小提琴这个乐器的,也真真的能从小提琴里找到属于自己的乐趣。就这么三方合意,顾岛的所有课余时间就这么交代在了老周的手里。

事实证明老周的慧眼独到,顾岛的确是这行里难能可贵的天才,太多困难的曲目连老周手里读到研究生的学生都掌握不来,顾岛下苦功卯足劲儿练几个星期便已经得心应手。在老周的严格要求下,艺考的时候,顾岛完全没有悬念的获得了满堂彩。考进A大的时候,老周本来觉得自己还要使使劲儿给顾岛争个保送名额出来,没想要小顾岛自己倍儿争气,拿着文化课和专业课双料第一的成绩就这么昂首挺胸的杀到了老周面前。

看着顾岛洋洋得意的小表情,老周也不是不清楚背地里这小家伙儿下了多少苦功。心疼之余也是由衷的钦佩自己的好眼光。

“……顾岛同学就是这么个有毅力,有天赋的好孩子。这就是我把她引荐去参加校乐团的理由。”把那些前因后果有挑有捡的跟江厌离说完,看着江厌离若有所思,恍若动摇的纠结表情,老周心里暗笑,养兵一年大多,好不容易培养了个天才型小提琴手给小提琴专业打江山,还不派出显摆一圈小提琴专业后继有人么。一方面正好扬我专业的名气,另一方面,老周也想顾岛可以去校乐团这种高手云集的地方熏陶一下,进步一下。

“嗯,我知道了。”江厌离想了很久,缓缓的开口,“但是,周老师您知道,不招收大一新生是校乐团的传统,”作为校乐团的团长,江厌离心里也有自己的酌量。对顾岛的意见再大,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面子也不能不给周老师,江厌离想了个两全之策,“您看这样,要不就在两个星期以后‘百团争霸’的比赛上,看看她的实力。这样,也好堵住悠悠众口。您说行么。”

“行啊,”只要江厌离松口,这事儿就是有门儿。老周一口答应下来,一方面这的确是个证实顾岛实力的好办法,另一方面,以这个方式重振小提琴专业的招牌也不失为一个好的开端。

“那就这么定了啊,如果顾岛同学能在‘百团争霸’中突出重围斩获桂冠,那校乐团的大门随时为她敞开。要是万一……”

“顾岛是不会有万一的,”老周打断了江厌离的话,笑的运筹帷幄,“她从未让我失望。”

“嗯,那我就期待了。”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