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1654文学网!

首页校园→ 江山为祭,山河为囚

江山为祭,山河为囚

安与洛惜 著

完本 免费

一屋一人,一茶一椅。 从里面走出来一粗布烂衣男人,对面之人的绫罗绸缎,高高在上。 当初知道他死在凤凰山的时候,他将琉璃天下给差点搅翻,如今见了面,却不能相认。 “宸王?” 现在的琉璃天下,已经变天,到处都有凌轹的人。 “好,我走了。” 男子抬起重重的脚步,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次见面。 “白紫宸……”终于,在十步开外,粗衣男子满脸泪痕,“你若是有一天累了,就回家吧。”

主角: 白紫宸 , 焱楚    更新:2020/06/18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一屋一人,一茶一椅。 从里面走出来一粗布烂衣男人,对面之人的绫罗绸缎,高高在上。 当初知道他死在凤凰山的时候,他将琉璃天下给差点搅翻,如今见了面,却不能相认。 “宸王?” 现在的琉璃天下,已经变天,到处都有凌轹的人。 “好,我走了。” 男子抬起重重的脚步,这一别,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次见面。 “白紫宸……”终于,在十步开外,粗衣男子满脸泪痕,“你若是有一天累了,就回家吧。”

免费阅读

遍地尸野,满目狼藉,烽烟四起,周处哀鸣。

一素衣男子从破落的庭院里缓缓走出来,望着街上奔走逃跑的百姓,这个国算是毁了,巫朝,彻底没了。

“娘亲,娘亲……”

“我的儿子!”

撕心裂肺,让十六岁养尊处优的他无所适从,这还是他生活了多年富庶的国家吗?他不敢去想。回想起昨天夜晚他躲在书房屏障之后听到的战报,御楼台,败了。那是巫朝最后的防线,只要攻下了那里,敌军便可以直捣王城,再无阻碍。

“守城的孟老将军呢?”

“为国捐躯,全家上下十六口都自尽了。”

巫朝国王听到这里,猛地瘫坐在王座之上,莫不是,上苍真的要亡了巫朝。

后来就是无尽的厮杀,王宫之中大多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侍卫随从,王室一族做最后的反扑却被绞杀,他当时拿着剑想要冲出去,是他的父王用心口流出来的鲜血涂满了他的脸,死命的告诉他,要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

他是真的活下来了,一把火,王宫被烧的殆尽,从此之后历史的长流之中便不负再有巫朝这个国度,取而代之的是东夷国,一个更为强大的国家!

“君上,你也快些逃了吧,现在……城中并不太平。”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男子身后出现一名侍从,双眉拧起,站在一旁低头而立。

“呵呵,逃?你说逃去哪里?天下之大,哪里又能成为我的容身之处呢?北方是宿迁国,南方有天荒,西边的东夷已经把我们灭了,除非我能够飞过扶蒙江到玉离去,不过可能还没边关我就会死在路上。”白衣男子惨笑,脸上还有未干涸的血迹,“是我父王在她临死的时候用手掏空了心口的血涂在我的脸上让我装死才侥幸逃过一劫,现在我却只能逃?”

男子说着就从腰间抽出来一柄软剑,放在脖颈之上,迅速的划开了一个殷红的口子,鲜血立刻浸满了刀刃。

“君上!不要啊,王上就是不希望看到你死,才会以命相搏,君上!王上希望你能够好好活下去啊!”

白紫宸手中的剑强行被掰了下去,随从立刻从口袋中拿出来一瓶药涂抹在受伤的地方,“君上,以后要对自己好点,你的命是王上换下来的,如果你死了,那漠北也会随君而去。”

男子回头望了一眼,没有作声。

身后,是屠城之后的满地凄凉,身前,是未知的迷途,他走到哪里都不会忘记当初王室是如何被屠杀的,一生一世,一世一生。

他将漠北遣了去,他心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这个法子可能一辈子都没有办法实现,但是只要他活着一天就不会放弃,南北两大盟国背信弃义皆不出兵,延误战机,这份恨已经深入骨髓,不死不休。

白紫宸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浑浑噩噩的竟然是走到了一处酒楼之下,他想起昔日里自己也很喜欢从巫朝偷偷溜出来到外面喝个小酒,不由得走了进来。

萧阳刚好是被贬出王城,当然,他也知道,王座上的那个哥哥只是一时生闷气,不满自己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跟他起了争执而已,反正他也不想呆在王宫之中,刚刚才夺下了巫朝,现在就大肆迁都,他宁愿留在东夷的老王宫内,也不想这么快的就挪地方。

“少主,你也别太生气,其实王上也都是为你了好的……”

侍卫柳南刚刚想要插话,萧阳立即伸手,打断了他。

“你看那人,生的如此曼妙,我还以为是天上的仙子,没想到能够在这样的地方见到,柳南,过去将人请过来。”

白紫宸只是来到酒楼看一下,这里的环境毕竟跟巫朝还是有些区别的,都说扶蒙江以西,除了巫朝的民俗风情是小众的之外,其他三国的国风都很外放,果然,在街上就能够听到酒楼之内的说书了,如若不是那说书人的一派胡言,他也不会踏入。

就在刚刚想要转身的时候,身后过来一个侍卫。

“公子请留步,我家少主想要请您到楼台之上小酌一杯,人生何处不相逢,我家少主觉得公子骨骼清奇想要结交一下,不知公子意下如何?”

白紫宸放眼望去,只看到楼台玄关口坐着穿着一身蓝色长袍背对着自己的束发男子,迟疑了一下,鬼使神差的走了上去。

他颔首低头示意,落座,面前已经是倒好的一杯新茶。

“谢公子赏脸,在下萧阳。”

“在下白紫宸。紫气东来的紫,帝宸的宸。”

听到了这里,柳南直觉性的多看了一眼白紫宸,但是发现他除了人长得格外妖孽之外,并没有其他表现出与众不同的地方。

“白公子可是东夷国的人?”

酒酿轻点入唇,喉结微动,忍不住问了一句。

男子原本精光的双眸瞬间失去了光泽,“现在有什么区别吗?这巫朝的大地到处都是东夷人。”

萧阳轻笑了一下,心中已然了明,“那公子是巫朝的人?”

“是。”

柳南兀自的转动了一下自己手中的佩剑,“白公子,我虽然是一名习武之人,但是这天下大势还是能够看的清的,东夷跟巫朝边关战火已经有数年,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巫朝无论是从国力还是从兵力上来说都是不可能跟东夷相提并论,据我所知,东夷的君王已经是数次想要招降巫朝,只是奈何那巫朝国君不懂时局,才会招致如此大祸。”

白紫宸在听完了一介武夫说过的话之后,手中的杯子直直的放下,冷眼睨看,“难道你觉得俯首称臣对巫朝王是最好的结果吗?这国不是他一人之国,臣也不是他一个人的臣,东夷主想要统一这太平盛世,什么借口找不到。”

“可是现在的新政对百姓来说已经是最好不过……”

柳南还想解释什么,直接被萧阳给打断了,“柳南,你去看看掌柜那里是否还有百花酿拿过来一点。”

白紫宸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多说。

萧阳则是站起来再给白紫宸续了一杯,然后问道,“我看公子只身一人,不知道现在可否有去处?”

男子眼底的寂寥更加见底,“我只身一人,了无牵挂并无去处。”

听到这里萧阳大喜,本来就想着去南方不知道该跟谁结伴同行,如果说一路上都是柳南跟着的话那甭提有多无聊了,现在刚好遇到这么一个妙人能够同行岂不是三生有幸。

“那公子可否与我一同南行,咳咳,因为家中出事,我本想要出去散散心,顺便看看这大好风景。”

白紫宸直愣愣的看着他好一会儿,他本来对以后的生活一片迷茫,也恰好遇到了这样一个玉树临风的人,他不好推辞,于是恭敬不如从命,直接答应了。

柳南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自己家的主子满面春风,跟一朵花似的,仔细问了一下才知道,原来是白公子同意与之同行,刚刚的话必然是不妥当,下楼的时候他已经是想清楚了,毕竟被灭的是巫朝,如果是东夷,他此刻已经是死在剑下了。

晚上住宿的时候,得知客栈里面就剩下一间上房了,这可让萧阳有些为难,柳南倒是无碍,他反正夜里也是要出去看守的,房梁上哪里都能睡,但是白紫宸怎么办?

“老板?不能腾出来一间房了吗?”

“不好意思,今天真的是没房了,几天之后就是东夷新主的立国大典,很多人都是从外地赶过来的,真的没有多余的房间了。”

老板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要不,您就跟您同行的这位公子将就一下,我们客栈别的不说,床还是挺大的……”

“闭嘴!”柳南正色道。

从始至终,白紫宸都是一言不发,淡漠的像是个局外人,柳南不明白,带上这样的一个冰块,到底哪里好,难不成,真的是秀色可餐,光是看这个男人就不用吃饭了。

“白公子,可否将就一下?”

“随意。”

白紫宸说完之后径直的走上了楼梯,走了一天的路,他有些乏了。

掌柜的倒是说的没错,这个房间的床……还是真的大,大到了完全能够容纳两个人一起安眠,只是……毕竟白紫宸是才刚刚认识的,萧阳虽然也是走了一天的路,但是这个时候不好开口,之前只是觉得白紫宸生的好看,但是现在两个人同处一室,倒是尴尬的很,十分不自在。

他看到桌子上刚好有棋局,虽然瞌睡虫已经来找过他好几回,他还是强忍着走到了棋旁,招手对白紫宸说,“我们要不要下上一局?”

白紫宸将白色的衣服脱掉,露出来里面宽松的长袍,黑色的带子松垮的系在腰间,他也并未在意,坐到了棋座之上,“好,你执白子,我执黑子。”

两个人一下就是下了将近到丑时,白紫宸落子已经是有一会儿了迟迟不见萧阳动手,他抬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对面的人已经睡着了,白紫宸莞尔一笑,兀自的摇了摇头,将手中的棋子放到了棋盒中,慢慢的抱起萧阳小心翼翼的放到床上,然后给他盖上被子,本来他想在椅子上睡一晚,但是看了看床,他最终还是决定吹灭了灯,一起睡。

当明媚的第一束光照到房间里的时候,萧阳猛地被惊醒,一双黑眸咻的睁开,多年来形成的耳力,他不用转头都知道自己身侧睡了另外一人!

白紫宸!

萧阳傻愣愣的转过脑袋,这个角度能够看到白紫宸紧闭的双眼,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梁,还有……诱人的朱唇。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没有喝水的缘故,他不偏不倚的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

几乎就在同一时间,白紫宸瞬间睁开眼睛,两个人四目相对。

萧阳像是做错了事情的小孩子,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偷窥会被发现,他刚刚起来看的时候身子是半倾斜的,所以这会儿他整个人看起来的姿势十分奇怪,就像是……像是想要偷吻白紫宸一样。

“我……白……”

萧阳一张脸涨得通红,吞吞吐吐也没有说出来个子丑寅卯。

“你是打算起来吗?还是继续睡?”

白紫宸的声音始终是轻轻冷冷,本来萧阳的心里七上八下的,听到白紫宸得话心中的热情像湖水一下子消退了。

“我还是起来吧。”

本来觉得这个床挺大的,怎么突然就觉得狭小无比了呢?

白紫宸从床上起来,走到了梳妆台前,一袭长发散落在肩上,之前,他都会叫下人来帮自己束发,现在,他都是自己动手。

萧阳在床上就像看画似的看着白紫宸慢慢的梳头发,然后穿衣,一气呵成。

白紫宸弄好了一切之后,回头对床上的男人说,“你的随从已经在门外等了许久,怕是有要紧的事情要跟你说,我先下去弄点吃的,你们一会儿下去吧。”

白紫宸推开门,柳南做了一个拱手的动作,他没有理会直接是往楼下走。

萧阳简单的收拾了一下柳南就进来了。

“你在外面有多久了?”

“回少主,两个时辰了。”

“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

“宫中来了密信。”

萧阳收起自己玩世不恭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凝重,虽说是被流放,但是他蛮喜欢这样的日子。

他看过信件之后整个人脸色显得很是为难,柳南问他,可是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了。

“其实也无碍,就是丞相大人让我去南方将武侯请回来,与巫朝一战我朝将军身体有恙,现在是秘而不告,担心宿迁跟天荒两国会趁现在缺乏将领的时候挑起事端。”

“武侯不是当时与王上发生分歧后请辞军务了吗?”

“正是,他是父王手下的得意领军之人只是跟哥哥的政见不和,武侯为人正直,看不惯朝廷一些人的做法,唉。”

想到这里,萧阳就忍不住的叹气。

“怪不得会让少主去请,武侯从小就宠爱少主,现在王上已经实现了当初开疆扩土的目标,武侯想必也能够理解。”

“但愿如此。”

萧阳刚刚说完,抬头就看到白紫宸已经站在门口,吓了一跳。

“我看你们还没下来就想上来看看,没打扰你们谈话吧?粥凉了。”

白紫宸说完之后就转身离开。

柳南想追上去走了几步之后又折回来。

“少主,我们刚刚的话会不会…”柳南一脸的担心,毕竟这个白紫宸像是从土地冒出来的一样,也不知道刚刚的对话被他听去了多少。

萧阳倒是一脸毫不在意的样子,“反正以后去请武侯他也是知道的,难道你期望能瞒得住我的身份吗。”

说完之后,拿着桌子上的佩剑就下楼了。

楼下已经是坐着在喝粥的白紫宸,一抬手,一轻啄,嘴巴始终像是没有张开过的样子,就那么安安静静的,将整座客栈的喧闹都隔绝开来。

萧阳记得太傅曾经跟他提及过一种人,城府极深亦或是为人极其淡漠的人,方能够做到居乱世而不扰不惊。他现在就觉得白紫宸是这种人。

“你们过来啦?”

萧阳点头,不自觉的拿了一个包子,刚刚咬上一口之后,白紫宸悠悠的说,“你知道你晚上喜欢磨牙吗?还说梦话?”

噗!

萧阳一口包子肉尽数飞到了桌子上,他连忙摸了一把脸,绯红跟惨白相互交替,柳南因为忍着笑脸也是憋得通红,这种事情被别人在饭桌上提及,难免有些尴尬,最为重要的是,还是在随从身边提起来。

“嗯,那个,柳南你吃完了之后去找一辆马车。”

萧阳回头看了一眼白紫宸,明明刚刚是他挑起来的话头,现在倒是跟个没事人是的。

他自认为阅人无数却很难看清楚这个跟自己睡过一夜的枕边人是什么心思。

“白紫宸,你之前家里是做什么的?”

为何休养如此之好。

“白紫宸,你平时喜欢吃什么东西?以后路上我让柳南去准备?”

“对了,你还有没有朋友家人什么的,此去可能数月,你会不会…”

“我家人都死绝了,我从小性子淡漠不喜欢与人往来,大多数也是攀附我的,你算是我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吃的方面我不计较在乎,能饱腹就可,还有什么要问的吗?”

白紫宸一本正经的说完了,萧阳刚想要张嘴,就被怼了回去,这个男人是要么不说话,要么就是说一串,让他哑口无言,只能说好好,想来自己也是伶牙俐齿,怎么遇到这么个冰块话都说不利索了。

吃过饭白紫宸才知道他们这一次是要去南方找个远方的亲戚,“你们是正儿八经的找人,我是一个闲人,要不我们分开走吧。”

白紫宸一边说一边从马车上下来,之前是以为能够结伴而行,他一向不喜欢跟别人簇拥着走,哪怕看起来萧阳这个人还算正直。

“白公子,反正你也是往南方走,我找人并不是很急的,还是能够顺路的,白公子,一起走吧。”

白紫宸打算离开,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马车上头一群穿着黑衣的杀手冲出来。一刀直接砍在白紫宸身上,萧阳凌空一脚踢飞了剑这才没有伤到他。

“你没事吧?”

刚刚问了一句,接踵而来的杀手蜂拥而至,他推开了白紫宸,跟柳南相互配合,这些杀手虽然看起来刀刀致命,但是在他们两个人眼里还不足以致命,很快杀手就被砍杀在地。

萧阳走到白紫宸跟前,担忧的问,“可曾有伤到你?”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