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1654文学网!

首页校园→ 终极一班:以战止戈

终极一班:以战止戈

冰龙 著

完本 免费

纯爱。来自北香蕉的三个人。他们转入终极一班。他们看似所向披靡。“战,我永远相信你。”止戈秉承着辜战永远是对的,一直跟随辜战。“为什么你不能只爱我一个。”在他们之间莫名奇妙的情愫逐渐产生。在辜战和止戈之前又会发生什么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呢?

主角: 辜单戈 , 厉嫣嫣    更新:2020/06/18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纯爱。来自北香蕉的三个人。他们转入终极一班。他们看似所向披靡。“战,我永远相信你。”止戈秉承着辜战永远是对的,一直跟随辜战。“为什么你不能只爱我一个。”在他们之间莫名奇妙的情愫逐渐产生。在辜战和止戈之前又会发生什么样匪夷所思的事情呢?

免费阅读

前言

他们三个来自北区香蕉中学。在他们之间有着一件神奇的故事。

北香蕉神秘传说,地下道仆街三重奏。

某一天,从地下道传来的悠扬的小提琴声音。三个人悠悠的从地道口缓缓走进来。其中一人脚下貌似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一看,是一个十元铜板。

他微微勾起唇角,正为捡到十元钱而开心的时候,从前方传来了一到不和谐的声音。

那十元钱从手中滑落,调到了旁边的下水道。

“你干什么!”

“抢钱啊!看不出来么!”

那个拉小提琴的青年一脸惶恐。

就为了这掉落的十元钱,他打算插手到底。

“把钱放回去。”

“小鬼,我劝你啊,不要多管闲事。”

“我说把钱放回去。”他有冷冷的重复一遍。

“不义之财毫无益处,唯有公义能救人脱离死亡。真言第十章第二节。”站在他旁边一个白白嫩嫩的男孩开口。他的眼中充满了对他的信任,毫无畏惧之色。

“有听没有懂啦,我最讨厌有人在我面前将这些五四三的。”

“这不是五四三,这是圣经!”那个男孩一脸认真。

对方一脸鬼笑,伸手便是一拳。他牢牢接住了,还是那样冷冰冰的口气“把钱放回去。”

对方看似不秒乖乖的把攥在手里的钢镚放回了少年的草帽里。

“还少十块,还少我刚刚掉的十块钱。”

对方的小弟在旁边耳语,他脸上的畏惧立马云散,想也知道,对方找了帮手。“看在你们年幼无知的我份上,我是不想跟你们计较的,想一想没有教你们礼貌,是在过意不起,你要说我没有给你们机会,赶紧给我认错。”

“谁阿!找事!”身后突然涌上了一大帮人。呵呵,使他们叫的人到了。对方士气大涨。

但是落在他眼里依然如同蝼蚁般。他不耐烦的揉了揉耳朵,好像在嫌弃他们吵吵闹闹。脸上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是多了几份慵懒。

“诶!拉首曲子吧。”他对旁边还在惊吓中的少年说到,“什么协奏曲之类的。清一清噪音。”

“那我带来一首孟德尔颂的小提琴E小调协奏曲。可以吗?”有了他少年仿佛没有那么的害怕。

“你高兴就行。”

“艺人的路,好像黎明的光,越照越明直到日午;恶人的道,好像幽暗,自己不知道因为什么而跌倒。真言第四章第十九节。”男孩认真的眼神,看向对方。

“哦!有事这些五四三的!”对方明显很不耐烦。

“就跟你说这不是五四三,这是圣经里面的话!”有些倔强的语调。

“给我打!”可以说对方已经愤怒。

所有人齐齐出售,三个人灵活迎战。随着颇有律动的小提琴声,挥拳,抬腿。对方一大波人应声而倒。

他伸手敏捷,以攻为守。男孩的动作显得有些笨拙,而且还面脸歉意的出拳打到对方。一直没有说话的另一个女孩也伶俐的打出漂亮的弧度。

“不要再打了,十块给你了!不要再打了。”对方哀求。

“协奏曲拉的不错!”他悠然一笑,头也没回的把手中的十元钱铜板弹到了少年的草帽里。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简单的拉起了欢快的卡农,以表达谢意。

没错,就事他们三个人,一夜之间在北区爆红。整个北区高中届都知道他叫辜战是三个人的老大,男孩叫止戈,是个乖乖牌的孩子,还有唯一默默无闻的女生,叫厉嫣嫣,关于她可以说是谜一样的人物,没有人知道什么。

不可否认,他们三个的关系亲密,形同手足,三人总是形影不离。争抢好胜的辜战KO榜排名第三,战力9000,他为了挑战终极一班的老大雷婷,带着止戈和厉嫣嫣来到了终极一班。

在终极一班的日子里,他们之间又会发生什么样惊心动魄的事情呢。让我们继续看下去。

故事从他们进入终极一班开始。

————————————

“接下来,简单的自我介绍就可以了。”冷漠,不为所动的声音。她是终极一班的班导蔡云寒。

第一个走上讲台的是辜战,他挥手写了一个大字。

“哇!单戈。”在终极一班唯一敢这样放肆的惊呼,无非就是自称终极一班前老大,史上最强高中生的汪大东。

“我叫战。”令人闻声胆怯的冰冷。

“哦,啊战同学你贵姓?”

金刚姐姐走上讲台,补上了一个同样大的辜字。

“原来你叫辜单戈啊!”

虽然同学们已经习惯了这样没头没脑的汪大东,但是还是被他这句话逗得全班哈哈大笑。

显然讲台上的三人么有因为汪大东的幼稚而有所作为。还是不苟言笑的三个人。

紧接着上去的是止戈,他在辜战的旁边写下了两个小小的字,止戈。与辜战大气的字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又玩猜字游戏啊,这次我不会被骗了。阿武同学!你贵姓啊?”

“什么阿武,我姓止名戈!”他真诚脸,全是无辜。

最后上去的当然是哪个女生。她随意写下自己的名字,厉嫣嫣。

“哇!”汪大东噌一下子站起来,“厉妈妈!你才高三你就当妈啊!”

“那个字才不念妈。”又是真诚脸。

“不是么?女字旁边那个不是心不在马的马么?就念妈么!”想也知道汪大东也就这个水平,用雷婷的话说,这是蠢。

金宝三笑脸迎上,“东哥,那字旁旁边没有马,况且也没有心不在马。是念心不在焉!”

金宝三,大家一定都不陌生,在终极一班混了十年额终极墙头草,虽然是班长,但是没有人承认。

“really?”

“ofcourse,Englishisveryimportant”

“这句改不会是英文是非常重要的吧!”

“东哥!你英文没想到比中文还好!”

“thisright!”汪大东耍宝当有趣的与金宝三击掌。

“喂!你一直在我们三个名字上占便宜,你什么意思?”辜战冷冷开口。

“啊?我有在他们身上,名字上占便宜么?”当然神经大条的汪大东肯定不是故意的。

“好了,废话少说!同学们挪一下位置,腾出空闲给新同学。”金刚老师开口。

全班人不为所动。好像是没有听见。还是自顾自的干着自己的事情。不过这也是终极一班一贯的作风。

辜战轻轻抬起手,指向后方。“那个位子不错。”脸上说不出的威严,霸气。这才是他来到终极一班的真正目的。

全班人不满的拍桌站起来。

“新来的不要太过分啊!”说话的是那个谁

“看来有人要征占雀巢喽!”现在优雅开口的是花灵龙。

浓浓的火药味渐渐从班里升起,所有人都想拉紧弦的弓,只要轻轻松手,箭就会毫不留情的射向敌人。

。“哎同学,跟女孩子抢什么座位,来,到我这边做。”唯一一个依然持有放松心态的大概只有汪大东了吧。

辜战笑了笑,脸上的表情说不上是不屑,但是却怀着一种特殊的情感,“我一向敬老尊贤,你那是博爱座,我不跟老人家抢位子。”

“不错,有前途懂得尊敬长辈。”汪大东装作尴尬,清了清嗓子。

金刚老师抬手看了看表,便朝地上就是一鞭,刺耳的声音,使坐在前排的同学一个激灵。

“你们到底要不要腾出空位,拖拖拉拉的。”

“老师,你不能体罚哦!但是除了金宝三意外。”萌哒哒的裘球说到。

“老师的好意我们心灵了。”随后辜战一个响指。

从后门有人搬进了一个沙发。

“啊!沙发。”汪大东吃鲸,“现在的年轻人也太时尚了吧,都自带课座椅上课。”然后看向雷婷,“哎,不好意思啊!你才是先例。”

……

辜战狠厉的眼神一直射向雷婷,雷婷被看得很不舒服。当然最不舒服的是中万钧,他当然不希望,有男人一直盯着雷婷。

“有事么?”雷婷向辜战发问。

辜战没有说话,还是那样的眼神,死死盯着雷婷。

放学后,终极一班的顶尖黑客那个谁,被派去跟踪北香蕉三人组。众所周知,他的存在感极低,很少有人能发现他的存在。

“你们刚刚有没有看到班上同学的脸,真的比榴莲还臭。”辜战刚刚冷冷的面孔全部烟消云散,剩下的熟悉的温暖,随意把手臂搭在止戈肩上,往自己身边揽了揽,“还有你弄得那张椅子,做起来不但舒服,而且气势十足,真有你的哎!每次我要什么你都弄得来。”

“那是我爸的朋友不要的。”乖宝宝的止戈可不适合说慌,被辜战一个凌厉的眼神盯得无所遁形,直接转移话题“啊!对了我们非要转来终极一班不可。”

“我不时说过了么,我在北区已经战无敌手,所以转来南区玩一玩。”辜战洒脱的说道,还在回味止戈刚刚小动物一样萌哒哒的表情。

“可是你想挑战雷婷,也没必要转学啊!还有,你应该先跟我说的,怎么连转学都办好了才跟我们讲,我爸到现在都不知道我转学了。”止戈的脸上浮上了一层特有的愧疚。

辜战回头看了看厉嫣嫣,用眼神向她发问,周围有没有人跟着他们。厉嫣嫣点点头,也用眼神告诉他,没有。

辜战才放心的把双手搭在止戈的肩头,把他转过来面向自己,“哎,我们不是约定好,无论我走到哪里,你都要追随我到天涯海角。我转来芭乐高中还不是为了我们美好的将来奋斗。放心,一切都照我的计划进行。”

辜战看止戈的眼神充满了肯定,充满了不一样的爱。辜战心里清楚,他对止戈的爱不被认可,甚至连止戈也把这种爱当做是朋友之间的友情。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这种爱不是友情,自己对止戈的爱,已经一发不可收拾。

辜战大步向前走去。

“可是……”止戈想说什么,大步跟上辜战。

到了辜战的旁边又被辜战的大手搂了过来,他以为这是兄弟之间的搂搂抱抱。可辜战不这么认为,只要能抱抱止戈,他就觉得很幸福了。

“我问你!嘴巴为什么是上下一片?”

“又来!最不会猜这个了!”

“猜啦又不会死!”

“恩……因为可以合起来!”

辜战微微扬起嘴角,转过身去面对止戈,用双手捏住止戈的薄唇,定神看了一会。有吧大手覆上了他的脸颊,“那是因为左右两边,不好看。”说完又大步向前走去。

止戈还在思考,用手摸了摸被辜战捏起的嘴唇。

辜战心里那叫一个美,他最喜欢看见止戈被他一个问题弄得迷迷糊糊,呆呆傻傻的表情,他觉着这时的止戈最可爱,最诱人。他就是爱着这样的止戈。

厉嫣嫣突然感觉到身后不太对劲,“躲在别人的影子后面偷听是不道德的。”

不用想,被发现的一定是被雷婷派来跟踪他们的那个谁,不过一向没什么存在刚的那个谁,竟然被厉嫣嫣这么轻易的发现,可见厉嫣嫣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

……

毕竟止戈转学没有跟爸爸说嘛,对于他这种乖乖牌来说,有事情瞒着父母是罪恶的,所以他放学后换上以前北香蕉的制服才回家。

小心翼翼的走进家门,止水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感到有些不妙。便想直接低头走过去,没想到,止水开口叫住了他。

“回来啦!”止水没有抬头“过来这里坐啊,爸爸跟你聊一下。”

止戈犹豫了一下,才开口应道,“爸,什么事啊。”乖宝宝当然不可能违背爸爸的命令,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虽然把和蔼可亲的止爸爸比喻成老虎,很不恰当,但是只好硬着头皮过去坐下。

“儿子啊。”止水没有放下手中的报纸,泰然自若的翻了一页继续说,“最近家里一直掉东西,不是什么烤箱水果啊,就是小板凳喇叭的,甚至连你妈妈送给爸爸额爱心便当都会搞不见。儿子啊,爸爸真想去报警啊!”

说完便放下报纸,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

止戈的头上因为心虚冒下了一滴冷汗。这些东西都是战想要的,他没有理由不给战弄到啊。值得心虚的不敢抬头对上爸爸那质问的眼神。

止水,往止戈身边挪了挪,抬手揽住了儿子的肩膀,“儿子啊,你最近在外面是不是偷偷交了女朋友啊。”微微的笑着,没有一点恶意,完全是在关心止戈。

貌似止戈误解了爸爸的意思,以为爸爸是来找他兴师问罪,“没有!没有!我没有交女朋友。”这句话说出来倒是理直气壮,本来这些东西就不是给女朋友的嘛,这些都是给战的!给辜战的!止戈在心底呐喊。

“没有吗?爸爸很开明的,想当年爸爸跟你妈妈交往的时候经常从家里偷东西给你妈妈。”止水也误会了,以为是儿子怕自己反对,所以才不说的。

“没有啦,我没有交女朋友,你不要想太多,我先去写功课。”说完,好像有些心虚的逃走。爸,你相信我啦,我真的没有交女朋友啦,那些东西真的只是给战的!

止水看着儿子上楼的背影,笑了笑,看来他是认定自己的儿子谈了恋爱。

……

第二天的终极一班。辜战还是用那种让人不舒服的眼神盯着雷婷。中万钧比辜战还要冷冰的眼神盯着辜战。

汪大东看看雷婷,看看辜战,又看了看中万钧,“难道这就是蟑螂捕蝉,黄鸟在后?哎?是蟑螂还是螳螂,是黄鸟还是黄雀?管他呢,意思到了就行”此处来自文盲汪大东的心理。

“喂,睡魔,怎么没在睡觉,今天精神那那么好,眼睛还瞪那么大。”

中万钧,借着同样的眼神看了一眼汪大东。

“瞪我干嘛,要瞪也是瞪他!好么!”

说完,好像是习惯似的看向雷婷。雷婷正被辜战看的烦躁不已,汪大东正好自投罗网,她狠狠地指了汪大东一下,然后在嘴上做了一个拉链的动作,很明显的意思是:你!闭嘴。

汪大东,不知道到底看没看懂雷婷的意思,朝他一阵挤眉弄眼,低声说:“我有重要事要讲。”

然后把头转向中万钧,“喂!药头打来没?你到底有没有认真在监听,要不把手机给我好了。”

嗖!一根粉笔从讲台上飞过来!汪大东灵活一躲,粉笔牢牢打在身后的柜子上。

“哇,东哥,你这样都能躲过,你不愧是男一!”金宝三在教室前面大呼小叫。

“好说好说!”汪大东装作一脸谦卑。

“汪大东,我说过上课不能说话,你要干什么我不会插手,但是上课一定要遵守我的规矩。”

金刚姐姐趁机在教室的后方寻觅,盯上了了认真看书的止戈,他不整齐的领角,实在扎眼,让金刚姐姐很不舒服。

这时下课铃响了,金刚姐姐拿起教科书,准备离开,但又停下了脚步,还是觉得那个没有规规矩矩的衣领让人很不舒服。

把身体转向后方,抬手指了指正要抬头的止戈。“你出来!”

止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被老师点名,偏头看了看战和嫣嫣,用手指了指自己。

“对!没错,就是你!三秒钟给我出列!”

傻傻的站起来,看着走出教室的老师。

“哇,a阿武同学,你要小心!金刚老师心情不太好!”汪大东在一旁调侃着。

止戈又看了看辜战,表示自己深恶也没有干,辜战镇定的扬了扬下巴,示意止戈去看看。止戈点点头,还是一脸疑惑的穿过教室。

金刚姐姐站在班门口,听到生后的声音,才转过身,把手里的教科书随手放在旁边的大通上,向止戈走去。

“老师你!”

“别动!”

金刚姐姐的眼睛像看见猎物一般,迅速把手伸向了止戈的衣领,细心的整理起来。

止戈看着眼皮底下这一双纤长白净的手,不由得春心荡漾。

知道,里面衬衫的领子完完全全藏在外面黑色校服领口的下方,金刚姐姐才满意的收回了手。

“很好顺眼多了。”脸上不自觉露出春光般的笑容。

于是转身,拿起旁边的书,离去。

还站在那里的止戈,脸颊微红,眼神干着老师离开的身影,久久不能移开。心扑通扑通的乱跳,手下意识的放上了自己的胸口,感受着前所未有的律动。

教室里,由金宝三领头吐槽,说着上金刚老师的课,生不如死。

这是止戈默默的走进来,手还浮在胸口的位置。

巫喔习惯性的吧手中的听诊器放在止戈的胸口,震耳欲聋的心跳在听诊器里回荡,巫喔惊叫起来!“这个起码也有200。”

止戈没有在意巫喔的话,径直走回自己的位置。他动静引起了辜战的注意。

辜战终于把目光移开雷婷,看着脸颊微红的止戈,这时的止戈确实很诱人,但是让辜战气愤的是止戈脸红的原因。

雷婷乘着这功夫,起身离开。

辜战立刻那那种如狼似虎的眼神从资格身上离开,随着雷婷走出了班门。

“喂!你敢不敢接受我的战贴!”冷冷的声音从雷婷身后响起。

这时候终极一班的同学也全都赶了出来,雷婷双手叉腰,很有气势的回到:“三天后,盛死门决斗。”

为您推荐

校园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