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1654文学网!

首页言情→ 邪王盛宠:毒妃倾天下

邪王盛宠:毒妃倾天下

余音 著

连载 免费

主角叫单云溪司马靖的小说叫做邪王盛宠:毒妃倾天下,本小说的作者余音写的一本穿越古代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单云溪在夜间没睡太好,次日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王妃,王爷请您过去跟他一起用午膳,还说昨夜您在府里迷路了,今日要跟好梁嬷嬷。”小丫鬟一边帮着单云溪梳洗一边说道。那派来引路的梁嬷嬷正面色严肃,恭恭

主角: 单云溪司马靖    更新:2020/09/16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主角叫单云溪司马靖的小说叫做邪王盛宠:毒妃倾天下,本小说的作者余音写的一本穿越古代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单云溪在夜间没睡太好,次日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王妃,王爷请您过去跟他一起用午膳,还说昨夜您在府里迷路了,今日要跟好梁嬷嬷。”小丫鬟一边帮着单云溪梳洗一边说道。那派来引路的梁嬷嬷正面色严肃,恭恭

免费阅读

单云溪在夜间没睡太好,次日直接睡到了日上三竿才起来。

“王妃,王爷请您过去跟他一起用午膳,还说昨夜您在府里迷路了,今日要跟好梁嬷嬷。”小丫鬟一边帮着单云溪梳洗一边说道。

那派来引路的梁嬷嬷正面色严肃,恭恭敬敬候在外头。

单云溪端茶的手一抖,那茶杯差点就摔了下来。

镇南王怎么知道自己昨夜迷路了?

她明明谁也没告诉啊,就连守夜的小丫鬟都不知道她昨夜出去过,她还是自己翻出了干净的新衣服换上的,那之后就一觉睡到了大天亮……

怎么可能被镇南王知道她昨夜迷路了?

难道?

单云溪一拍桌子站起来,她急急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难道那镇南王一直在监视她?

她压根就没想到昨晚上那个受伤的俊美男子,毕竟在她的心里,镇南王的形象可差得连那男子的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这么几天在王府里,她也听了许多关于这镇南王的事情,虽然一开始这些丫鬟婆子都跟个锯嘴葫芦似的不肯开口,但是经不住她软硬兼施,就露了几句嘴。

这镇南王啊,就是个杀人如麻而且喜怒无常的人,一个不高兴了随时就能要人的命!据说他战功显赫身经百战,曾经在战场上十步杀一人,还因此被敌国称作大魏杀神。

一个身高强壮的大汉形象已经出现在了单云溪的脑海里,长着满脸的胡须,张开嘴就是一张能吃人的血盆大口,实在是不能多想。

她回忆着自己这几天的举动,想着会不会有什么得罪到镇南王的地方,这不想还好……她一想才发现,全都是会让镇南王气到杀人的啊!

她是个从庶女拉拔成嫡女的商贾之女,这就已经够让镇南王丢脸的了,而且她来到王府之后也天天懒散得很,还仗着王妃的身份教训了江别情和江鹤年……

“不行不行……”单云溪摇了摇头,再想下去,她估计就要引颈自戮了。

毕竟还是没发生的事情,她在心里安慰着自己,说起自我安慰上,她也算是有心得的了。

再说了,她好歹也是皇上赐婚的,就算这个镇南王再喜欢杀人,也不会随便就将她拉出去杀了吧。

单云溪点着头,心里觉得这个想法还算比较靠谱,赶紧收拾好了,跟着梁嬷嬷去了前厅。

还没进去,她就看见了一个熟人,这提剑站在门口的,不正是昨夜那个英年早婚的小帅哥么。

“诶,你怎么也在这里?”单云溪立马凑了上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单云溪说完,四处张望了一下,又上下打量着眼前英姿飒爽的小帅哥:“我知道了,你是王爷的侍卫!对了,看在我昨天帮过你的份上,你跟我说说,你们家王爷是不是长得奇丑无比。或者说,有什么病之类的,不然怎么都不敢来见我?”

“王妃!”梁嬷嬷都吓得破音了,她瞪大眼睛,声音里带着些许的颤抖:“不可胡言乱语,快给王爷请安!”

单云溪眨巴眨巴眼睛,看了小帅哥一眼,又看了看不停对她使眼色的梁嬷嬷,她怎么也没办法把这个俊美男子跟自己心中的王爷划上等号。

她伸手满脸怀疑地指了指男子,朝着梁嬷嬷问道:“这是……王爷?”

“王妃以为呢?”寒冰一般的声音从单云溪身后传来,她浑身就是一激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噗通”一声跪在了司马靖的面前。

“王爷!小女子有眼不识泰山,昨夜……多有冒犯,还请您看在我读书少的份上就别怪我了吧……”

单云溪没穿到这儿之前,识时务的本事向来都是整个科室里最厉害的。几个月前,她惹怒了院长,就是靠着一手撒娇卖萌的功夫,不仅没有被罚去急诊,反而还升了教授。

“昨夜?昨夜王妃不是在花园里迷路了么?”梁嬷嬷十分疑惑。

“呃,是,是迷路了,就是,迷着迷着……”单云溪正想着怎么解释才好。

“起来吧。”

单云溪见此男子冰山一般的脸上,似乎写着“不想回忆”四个大字,便十分乖巧地站了起来。

“坐。”

“啊?哦,是让我坐在这里么?”单云溪还没见过说话这么精简的人,一时间还真有点不适应,忍不住要多问上两句。

男子凌冽的目光看了过来,单云溪立马在圆桌边坐了下来。

丫鬟们将早膳陆续端了上来,水晶虾饺,汤汁小笼包,牛乳粥,还有醋拌小黄瓜,看得人食指大动。

这回没等镇南王司马靖开口,单云溪就拿起了筷子在桌上竖着敲了敲。

她刚准备伸手去夹桌上的菜,又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朝司马靖讨好地笑了笑:“对不住,实在是太饿了……”

司马靖瞥了她一眼,微微皱了皱眉头,这才一晚过去,她的态度怎么就变了这么多?

他略一思忖就明白了过来,许是他的杀名吓到了她。

转瞬之间,他的眼神又冷了下来,看来这女子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仅凭着外人的几句话便这样的惧怕,他或许真是太高看她了。

然而下一瞬,单云溪的表现又有些改变了他的想法。

“天哪!这也太好吃了吧!”单云溪一双眼睛亮晶晶的,满是对食物的感动。

她急切地用筷子指着桌上的小笼包,看向愣住的司马靖:“怎么了,快吃啊,这小笼包可好吃了我跟你说,你家厨子手艺真是好,比我吃过的所有小笼包都好吃!”

单云溪边吃边举起了大拇指,这可是她真心实意的夸赞,不愧是王爷府里头的厨子,手艺真是一流。

可司马靖却沉了眸子,没有接她的这些话。

他执起筷子,慢慢地吃了起来。

屋子里便弥漫起了一种细嚼慢咽的冷静和沉闷,正是单云溪最不适应的那种沉默。

久久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单云溪顿时就觉得浑身不舒服起来,她试探性地问了句:“王爷,你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就是不能多说话的那种……”

这种病确实有,单云溪以前就见过,但大多都是心病……学名叫做精神病。

司马靖冷冷瞥了她一眼,单云溪立马闭嘴,全神贯注道眼前的虾饺上。可过了半晌,她的眼神又飘了过去。

说实话,这镇南王真是世间少有的美男子,鼻梁挺直挺直的,架着他浑身冷峻的气息。一双薄唇总是紧抿,不笑的时候就是一条平直的线,他的嘴角是逐渐隐去的,让人忍不住有些想仔细看一看,他的表情都隐去了什么地方。

而最吸引人也最令人不敢直视的,便是他一双如同深夜的眸子,那是一种纯粹的黑色,可单云溪却总觉得那深黑之下应还有着其他的东西。

司马靖已经不记得有多少年没有碰见能直视他这双眼睛的人了,除了当今圣上和长乐公主,单云溪怕是此间第一人。

被这样毫不掩饰的盯着看,司马靖不由皱了皱眉头。

可她却毫不自知,反而在心里摇了摇头,可惜了。

这么好看的人就是偏偏不爱说话,还有种不喜欢身边人说话的怪癖……单云溪想起之前丫鬟所说的王府规矩,浑身打了个颤,要是让她不说话,还不如杀了她。

被热切的目光盯的有些不自在,司马靖突然放了筷子,冷冽的眼神扫向单云溪。

单云溪被这眼神看的有些发毛,不好意思的笑笑,低头喝起粥来。

“诶,这是什么!”她忽然一伸手,在他的震惊的眼光下,硬是把他的嘴角摆出了一个笑容的样子,“哦,原来是我看错了,还以为你嘴角有东西……”

她呵呵地收回了手,也算看了个美人笑了……虽然是她自己摆的,单云溪颇为满意地继续喝起了粥,嘴角还带着掩饰不住的得意微笑。

周围侍候的众人都不禁倒抽一口凉气。

所有人都知道司马靖向来不喜欢与旁人触碰,从前在战场上的时候,触碰到自家王爷的人,一个个都成了他剑下的亡魂,无一例外。

他们此刻只能为胆大妄为的王妃,心里默哀,只希望王爷的愤怒能够不要波及到他们。

然而结果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司马靖只是皱了皱眉头,深深地看了眼单云溪,除此之外就什么都没有了……

就这样?

司马靖用行动告诉了所有在场的丫鬟婆子,就这样。

他沉默着重新拿起了筷子,继续维持着食不言的礼仪作风,细嚼慢咽地用着早膳。

众人的眼神里充满了震惊!这还是他们家那个王爷么?

单云溪自始至终,压根儿没有注意到周围人风云变幻的脸色,她一门心思全放在了眼前的吃食上。

既然知道这个王爷就是昨晚那个小美人,她反倒是不着急了……毕竟她于他还有救命之恩不是,虽然这镇南王看情况并不一定会承认。

正在这时,一个侍卫进来,动作利落地在司马靖面前跪下。

“禀告王爷,江大人过来了。”

单云溪偷偷打量着司马靖的脸色,这江鹤年可真会挑时间,司马靖刚回来就过来了,要说他不是来找麻烦的她都不信。不过单云溪都也没在怕就是了,她又夹了只小笼包,跟没听见似的。

“让他进来。”司马靖看了单云溪一眼,放了筷子。

人未到,声先至。

“王爷!您可要替老臣和小女主持公道啊!”江鹤年一进来就朝司马靖跪了下来,开始哭天抢地地磕起头来。

小说《邪王盛宠:毒妃倾天下》 第7章 初次交锋,美人的笑还挺好看! 试读结束。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