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1654文学网!

首页历史→ 南明锦衣卫

南明锦衣卫

夏龙河 著

完本 免费

南明锦衣卫都指挥使彭辉受到佞臣马吉翔诬陷,被下了大牢。清兵攻入昆明。锦衣卫掌卫事任子信趁乱冲进大牢,救了彭辉。 彭辉派人秘密联络上了在逃亡路上的永历帝。永历帝密令彭辉,让他组建“锦衣卫”,刺杀在云南督战吴三桂的满清王爷爱星阿,对吴三桂和清廷使用离间计。

主角: 彭辉 , 任子信    更新:2020/06/18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南明锦衣卫都指挥使彭辉受到佞臣马吉翔诬陷,被下了大牢。清兵攻入昆明。锦衣卫掌卫事任子信趁乱冲进大牢,救了彭辉。 彭辉派人秘密联络上了在逃亡路上的永历帝。永历帝密令彭辉,让他组建“锦衣卫”,刺杀在云南督战吴三桂的满清王爷爱星阿,对吴三桂和清廷使用离间计。

免费阅读

彭辉很清楚,马吉翔这几天就应该会派人来杀他。

每天下午,阳光从狭小的西窗透进来,他贪婪地闻一会儿阳光的香气,他就知道一天又要过去了。马吉翔为他安排的这个房间,只有在太阳被西山拖住了尾巴的时候,才会有已经衰弱得像个老翁一般的阳光爬过窗户,照在他的草铺前。

狱卒很敬佩彭辉,看到太阳老公公来了了,就会把锁着他的长铁链再放长些,让他能凑到阳光下,晒晒太阳,去一去身上的霉味儿。

彭辉戴着手铐脚镣,又被沉重的长链锁着,行动起来非常吃力。他的右胳膊被马吉翔的手下用夹板拧成了麻花,无力地耷拉着,袖子里像是装着一根面条。

害怕马吉翔的人看到,等阳光一过去,狱卒赶紧过来,帮彭辉把人移回原位,把铁链缩短。然后,在彭辉的屁股下,放上一个垫子。

彭辉感激地看着狱卒,说:“谢谢兄弟。”

狱卒满脸的羞愧,说:“彭指挥使,您言重了。小的也没别的能耐,只能做这些。”

彭辉仰天长叹,说:“我彭辉一个将死的人,这些天得您大恩,我实在是无以回报。兄弟,只能等我来生再报了。”

狱卒摆摆手,说:“您别提这些了。能为彭指挥使做点儿事,是我的荣幸。您在我们这些人的心里,是大英雄。”

彭辉苦笑几声。狱卒锁好铁门,刚要走。突然从外面传来嘈杂的脚步声。一会儿,马吉翔的女婿杨在带着几个壮汉闯了进来,本来比较安静的牢房,一下子就传来了各种声音。铁门的开关声,喊冤声,骂声,哀求声,各种奇奇怪怪的声音,像极了大早上刚开张的牲口市。

杨在在周围虎狼一般的护卫簇拥下,挨个牢房查看。走到一个关着一个猥亵的老头的监舍的时候,那老头突然扯着脖子大喊:“我要吃鸡!”

杨在骂了他一句:“你吃屎!”

老头委屈地喊道:“有人天天吃鸡,为什么不给我们吃?我进来的时候,有一百多两银子呢,为什么不给我买只鸡吃?”

杨在停下,喝问那老头:“谁吃鸡了?”

老头指着彭辉的监舍委屈地喊道:“就他吃了!我们都闻到味儿了!是鼎新堂的烤鸡,好香啊,啧啧,馋得我一宿没睡好觉!”

杨在的两只毒蛇一样的眼睛盯住了瘦小的狱卒:“他……哪里来的鸡吃?”

狱卒慌了,有些语无伦次,躬身答道:“大将军,是……有人托小人给他送的。”

杨在恼了,吼道:“有人?是谁?谁给他送东西?我不是说过,不准接给他的所有东西吗?”

狱卒吓得猛然仆倒在地,喊道:“小的错了。我是看他可怜,就……。”

杨在一脚把狱卒踹翻,骂道:“你看他可怜?你他妈的是想造反吧?这个彭辉勾结满人,贪污公费,你同情他?你是不是他的同伙?”

狱卒重新跪起来,磕头如捣蒜:“将军饶命,小的不敢。”

杨在喝道:“滚起来,开门!”

狱卒站起来,抖抖索索地开了门。杨在带人闯了进来。彭辉面朝墙壁背朝杨在,像是背后趴了一只苍蝇,一动不动。

杨在死死的盯着彭辉,没人说话,空气一刹那间似乎也凝滞了。只有狱卒,惊恐地看看杨在,看看彭辉。

杨在看到了放在角落里的一个小药瓶,他拾起来闻了闻,突然哈哈笑了,说:“彭指挥使,日子不错啊,有鸡吃,还有人给你送药。你这个都指挥使,就差女人了。”

彭辉还是背对他,一动不动。

杨在猛然抽刀,用刀背狠狠地砍在了彭辉的脊梁上。

彭辉依然一动不动。

杨在发怒,再次挥刀,这次刀背拍在了彭辉的头上。彭辉摇晃了几下,倒在地上。

狱卒惊恐地喊了一声。

杨在看到了彭辉屁股下的垫子,弯腰从彭辉的屁股下抽出来。垫子是监狱统一做的,上面还绣着一个“狱”字。

杨在把垫子递到狱卒面前,喝道:“这个也是别人送进来的吗?”

狱卒噗通就跪下了,说:“回……回将军,小的看他可怜,屁股都打烂了,不……不敢坐,才拿个垫子给他。”

杨在吼道:“这个药瓶呢?这是谁送的?这可是同仁堂的药瓶,我会派人去查证。你要是撒谎,哼,你应该明白撒谎的后果!”

狱卒绝望地喊道:“将军,我是看他……。”

杨在慢慢举起刀,架在他的脖子上,说:“兄弟,这可怨不得我了。跟我们做对,你是瞎了你的狗眼!”

杨在的刀慢慢地用力,在狱卒的脖子上割出了血。狱卒吓得浑身哆嗦,又不敢动。当刀深入了,就要割到喉管的时候,狱卒突然疯狂了,他猛然蹦了起来,高声骂道:“杨在,你们这些畜生!国家危难,你们却在残害忠良,我魏钊死了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杨在冷冷地一笑,刀光一闪,鲜血从狱卒的脖子处喷了出来,喷了彭辉一脸。彭辉摆了摆头,慢慢地醒了过来。

狱卒倚着墙,慢慢倒了下去。

杨在用那个垫子擦了擦刀,把刀插进刀鞘,走出彭辉的监舍。他走到那个老头的监舍前,躬身问拉头:“还要吃鸡吗?”

老头惊恐地扭头,躲闪着他的目光,两只手筛糠一样摇着,说:“不。不吃了,不吃了。”

杨在让旁边的狱卒把死了的狱卒拖出去。

彭辉已经爬了起来。他冷冷地看着杨在,看着旁边的狱卒走过来,抖抖索索地把尸体拖走,一言不发。

杨在骂道:“你看什么看?是不是想现在就死?”

彭辉就那么盯着杨在。杨在刚要发威,突然一声巨响,震得房屋乱抖。杨在吼道:“这是怎么回事儿?有人造反吗?”

彭辉也被这声音惊动,抬起头,仔细地听着。又是一声巨响,几乎在同时,从外面蹿进一个兵卒。看到杨在,他大声喊道:“杨将军,不好了,满人攻进来了!”

杨在慌了:“什么?满……人?他们攻进来了?”

兵卒一脸的哭相,说:“是啊。昆明守不住了!”

杨在也不顾得耍威风了,带着人转身就跑。那些狱卒听说杀人不眨眼的满人攻进来了,也跟在他们的后面朝外跑。

犯人们在后面喊:“放我们出去啊!”

“别跑啊!你们这些该死的,放我们出去!”

没人听他们的话。仿佛为了回应犯人的呼喊,突然一阵接二连三的巨响,震得房屋都簌簌发抖。响了好一会儿,声音才停了下来。

牢房里,大家都没有从惊愕中醒悟过来,一片寂静。

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寂静过后,又响起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犯人们以为是有人来放他们了,都喊起来:“放我们出去……放我们出去啊……。”

彭辉却以为这是马吉翔派人来杀他了。他转过身,看着监舍的铁门。

杨在等人跑得急,铁门没有关。彭辉看了看自己的手铐脚镣和铁链子,长叹一声:“今日休矣!”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