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1654文学网!

首页历史→ 养妻为宠,县令小娘子

养妻为宠,县令小娘子

辞酥 著

连载 免费

主角叫陶珩的小说叫做养妻为宠,县令小娘子,它的作者是辞酥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别这样。”苏善扶起宛双。看着宛双的额头被她自己撞了一个包,泪眼婆娑的样子使苏善不免心疼了起来。“小姐?你真的不怪我?”宛双哽咽的说着。“有什么好怪的?”苏善无奈,转身坐回凳子上,凝望着烛光,烛光的

主角: 陶珩    更新:2020/09/24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主角叫陶珩的小说叫做养妻为宠,县令小娘子,它的作者是辞酥所编写的总裁豪门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你别这样。”苏善扶起宛双。看着宛双的额头被她自己撞了一个包,泪眼婆娑的样子使苏善不免心疼了起来。“小姐?你真的不怪我?”宛双哽咽的说着。“有什么好怪的?”苏善无奈,转身坐回凳子上,凝望着烛光,烛光的

免费阅读

“你别这样。”苏善扶起宛双。

看着宛双的额头被她自己撞了一个包,泪眼婆娑的样子使苏善不免心疼了起来。

“小姐?你真的不怪我?”宛双哽咽的说着。

“有什么好怪的?”苏善无奈,转身坐回凳子上,凝望着烛光,烛光的温暖,此刻也烧着苏善的心房。

想起今日不一小跟自己说的那邀请,就小心问道:“小姐,不一小说陶公子要邀请你去荷亭赏荷。”

“现在去?”苏善问道。

“是。”宛双回答,但自己想应该小姐不会想去了吧。

“走吧。”无比

冷淡回应。

啊?宛双一脸惊讶的看着自家小姐。

看着样子像是不想去的,可话语又要去,这十足的难为啊。

“怎么了?”见宛双傻傻的站着不动,苏善有些闹心,出言:“去吧,也让我心情放松些。”

“好,那我去给小姐准备些平常的衣物。”宛双从棕木衣柜里拿出一件浅绿的衣裙。

望一眼这件衣裙,的确很朴素,便点点头穿了下来,着身浅绿衣装,与夏夜也极其相配,苏善坐于梳妆镜前,宛双拿起木梳,拨弄出一缕,仔细缓慢梳理,一头梳到尾,细腻乌黑的青丝在宛双的手上流动,辗转。

“这发髻梳得小姐可喜欢?”宛双将手轻抚着苏善的头髻,可惜的是小姐并无珍贵,漂亮的头饰,连自己都只是把带颜色的绳子随便往头上一扎。

“宛双,谢谢你。”苏善看着镜中的自己很是满意。

“宛双挺心疼小姐的,连个像样的头饰都没有,否则还可以加以装饰。”

“……”苏善不语。

“啊,想起来了,夫人以前带过一个簪子,那簪子是白玉点缀的,玉上头还有着翠绿,跟小姐这件衣服很配,我去找找。”宛双说完,立马去了饰盒里找寻。

也许自己也没想到这些吧,苏善想着,将一只以前娘亲用过的笔沾上红胭,涂于眉间一点。

此时宛双也找到了那只簪子,看到小姐也爱打扮了,自己不禁欣慰了许多,这才是女子该有的。

对着苏善的发髻,找一个适合的角度,就往里缓缓扎入,或许看着此时点了花钿的苏善比较精神,带上这簪子看起来犹如那轻盈的绿竹仙。

“小姐,请。”宛双说完,便和自家小姐一起前往荷亭。

而在荷亭的一方,陶珩却并未在,是怕,是不敢了,他担心自己会**到她。

不一小顶着夏季夜暖风,看着迟迟未出现的苏善与宛双,久久等待着,那灯火打亮的正好,那碗面也被那灯火照耀的美味可口。

可陶珩并不是不来,他在那竹林处,遥望着那荷亭,荷亭旁的河水之上,因着夏季,荷花开的甚是娇艳欲滴,**的如少女一般。

“小姐?陶公子在竹林里。”宛双倒是眼尖。

“去叫他吧,躲在这里面也不怕热着。”苏善说完就立刻转口:“要不还是我去叫吧?”

宛双点头。

提裙漫步,小心翼翼的接近陶珩,陶珩因着太关注于荷亭并未发现苏善,离对方只有一步之遥的苏善却停了下来。

“陶珩?”苏善轻唤。

转头一看,才知原来是她。

“怎么了?”陶珩语气平缓,看似只在欣赏竹景。

“没怎么,听说你请我来赏荷?怎么你在这看起来竹子了?”苏善打趣着陶珩。

一脸严肃的他却解释道:“我是来此接你的,只因为这些绿竹与竹影吸引了在下,便在此忘了你。”

原来如此……

继而苏善不话,也不好言。

“走吧,再不去,面该凉了。”陶珩说着走离竹林。

留下苏善一人望着其背影。

宛双走进一问:“小姐怎么在发呆?陶公子已经走远了。”

苏善摇头,继而回答:“走。”

看到苏善一脸的平静,恰似心冷,立马言道:“小姐今日的衣服与那陶公子的衣服好称啊!简直可以用才子佳人来形容。”

“不,算不得。”苏善冷言。

“?”宛双迷茫。

“应该算是碰巧。”

“碰巧也算是缘分了吧。”

宛双拍手。

苏善微抿唇,随即又摇了摇头。

那荷亭之上,不一小迎下自家公子,见苏善一来,也客气迎接。

“这是?”苏善看着这面,有些熟悉,却在此时有些生疏。

“你不是很喜欢吃吗?”陶珩将茶喝了一口,温言语:“从今起,只要你想吃,就跟我说。”

“真的?!”苏善有些吃惊。

陶珩默认,他此时看到的苏善是那样的脱俗,眉间一红沁入自己的不止是眼帘,还有心头。

可苏善担心眼前的这碗面,不再是以前娘亲烧给自己的味道了。

拿起碗筷,夹起几根面,放入口中一尝,果不其然,不是以前的味道。

苏善的眉头一缩,立马舒展,怕陶珩看见会使其不悦,故意将头埋的低了些。

可陶珩还是感觉出了苏善的不对劲:“是面不好吃?”

不应该啊,自己已经让永愉县最好的大厨来烧了。

“不是……”苏善否认。

“那是?”陶珩想问出原因。

“是因为这面做不出我娘亲给我的感觉。”苏善不再掩藏。

沉默了,苏善说后,陶珩陷入深思,自己以前最计较的就是口味,食物的鲜美色,却永远都没想到过‘情’。

也许这碗面,自己吃来是很美味的一道汤面,可这仅仅是因为好吃罢了,对于苏善来讲不是,而是缺少了母亲对孩子的一种亲情。

“但我很感谢你,陶珩,你是唯一一个除了宛双与娘亲之外,对我好的人。”苏善说着,将那碗面以最快的速度吃完了,她吃的很开心。

“不必言谢,就当是同为官的宴请。”陶珩此时还算是有些失望的。

“嗯嗯。”苏善点头。

“你看到荷花,想到了什么?”

苏善起身看着池中乌黑的一片,除了几朵荷花能被这亭中的灯光照耀得到,以外就没感了。

“我想到了美。”苏善望着,目光不移。

“美?”听到这,陶珩以为苏善是单纯的因荷花美感而言。

“对,美,莲花和荷花,听娘说过,是一种高洁的花朵,我也想如此,做一个好官,为民造福。”苏善说完,想起以前娘亲在这里绣着女工,自己则在旁游玩。

“不错,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也可代指为官之道。”陶珩说着,眼中的精光忽明忽暗。

“那你想做好官吗?”苏善问。

“自然。”陶珩回应。

“哦,我也想,那我不会手下留情的,我一定要留下来。”苏善坚定的出言。

陶珩无奈,没想到她真把那句玩笑话当真了,不过也好,自己倒也觉得有趣。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