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1654文学网!

首页历史→ 权谋天下之为后

权谋天下之为后

非瑜 著

连载 免费

主角是司徒瑾颜顾钦南的书名叫权谋天下之为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非瑜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兵王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房间里,少年醒着躺在床上,身旁整齐的叠了一套布衣,想必根本没打算换衣,也没有能力换衣。“若是你的伤口被感染了,将会很麻烦。”司徒瑾颜语气不重,却分外透着一股成熟感。少年散乱的目光集在了她身上,抿了抿干

主角: 司徒瑾颜顾钦南    更新:2020/09/29

在线阅读
分享到:

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

主角是司徒瑾颜顾钦南的书名叫权谋天下之为后,这本小说的作者是非瑜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兵王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房间里,少年醒着躺在床上,身旁整齐的叠了一套布衣,想必根本没打算换衣,也没有能力换衣。“若是你的伤口被感染了,将会很麻烦。”司徒瑾颜语气不重,却分外透着一股成熟感。少年散乱的目光集在了她身上,抿了抿干

免费阅读

房间里,少年醒着躺在床上,身旁整齐的叠了一套布衣,想必根本没打算换衣,也没有能力换衣。

“若是你的伤口被感染了,将会很麻烦。”司徒瑾颜语气不重,却分外透着一股成熟感。

少年散乱的目光集在了她身上,抿了抿干涩的嘴唇问道:“为什么救我?”

司徒瑾颜只觉这个人好生奇怪,一开始让自己救他,但现在又问自己为什么救他?

“如此冰天雪地的荒山里,还能让我碰见你,说明命不该绝,既然天意这么安排,我便救了。”司徒瑾颜答得顺畅,丝毫不让人觉得违和。

“你救我时,可看见一封信了吗?”少年继续问道,双眸里平添了一份焦急。

司徒瑾颜神色淡然地摇了摇头,“我有在山顶发现了你的马车,但是里面并无他物。”

听闻,少年有些失望地松下双肩,陷入了一片沉思。

司徒瑾颜看了看他,只觉可能是对他重要的信件,却也未有过多的询问和干涉,她所关心的,还是少年因今早出走而更加严重化的伤口,“我希望你能珍重一下自己的性命,三日之内不能下床了。”

少年遂晓她话中之意,但今早他确是因为急着寻回那封信,才会独自一人出了窖。

见他没有驳话,司徒瑾颜将端来的粥放在了一旁桌上,紧接着从袖袋里掏出一个小瓷瓶,放在床榻边,“如果不介意的话,我替你上药吧。”

少年看了看她,没有说话,一个女孩子都能如此心胸宽敞,他又岂会去介怀世俗规矩。

司徒瑾颜当他是默认了,想罢,便佝下身解去少年的衣带,将一身脏乱的缎袍卸下。

司徒瑾颜的动作很轻,但仍免不了触到伤口,几次少年咬牙忍痛,却也没吭出声来。

药粉夹着一股清凉撒在伤口上,不一会就传来一阵刺痛感,少年手握成拳强忍着,额头挤出一层薄汗。

司徒瑾颜抬头看了他一眼,“忍一会,马上就不疼了。”

少年听她的口气,就像平时大人劝慰小孩吃药一般,喝下去,喝下去就不苦了。

不禁觉得好笑,眼前这个女孩分明看上去比自己还要小几岁。

“你多大了?”少年问。

“十三。”司徒瑾颜随口一答,说时,已经将药粉抹匀,把伤口包扎妥善。

但毕竟只是个孩童身,司徒瑾颜前面一系动作都做得挺好,就是在给少年上衣时低估了重量,不慎失了手,没拖住腰,整个人便直直压在了少年胸膛上。

“嘶!”少年的伤口被压痛,呲牙发出一声长嘶。

发觉不对的司徒瑾颜,连忙起身,一边查看伤势,一边抱歉地说着对不起。

少年的神情缓了好一会,平复后才和善地回了声不打紧,心头回念的,却是司徒瑾颜方才在嘴角那蜻蜓点水的一触,莫名地酥麻了心……

“这是我熬的一点清粥,你趁热喝下吧,如有什么事,我们就在外屋。”伤口没有碰裂,司徒瑾颜轻轻舒了口气,交待完后,便将门带上出去了。

这一隆冬之夜,司徒瑾颜与汀兰闲聊至亥时,双双将就挤了一晚。

樾日清晨,鸡鸣声方响,司徒瑾颜便被急促的敲门声惊醒。

听闻屋外熟悉的骂咧声,司徒瑾颜连忙起身披起外衣,一开门,正是李秋容及其他两位妈妈。

“几位妈妈,一大早这么着急,是发生何事了?”司徒瑾颜一边疑惑地询问着,一边从容不迫地穿着衣服。

动静之大,把汀兰也惊得连忙从床上爬起,一脸唯诺地闪至司徒瑾颜身后。

李秋容凌厉的眸子眯了眯,右手出其不意地将司徒瑾颜的下巴捏起,“呦,四小姐这面色红润,岂是患病的症状?”

听闻,司徒瑾颜心中微微一惊,她知道事情迟早会败露,但不曾想竟败露得那么快。

“哼,死丫头,若不是今早小周子来与我说你借走了一套男人衣服,我迄今还被你蒙在鼓里!”李秋容怒斥道,说罢,将司徒瑾颜的脸一把甩开。

“小姐……”汀兰接住司徒瑾颜的胳膊,担心主子的同时,却又惧畏着屋内的妈妈们。

“容妈妈,说话得求证据,我昨日是感身体不适,但今日已经好上许多了,至于借衣服,完全是因为我做缝补还缺些布料。”司徒瑾颜目视李秋容,解释得风轻云淡。

听闻,李秋容却是一声冷笑,脸上写满了不值一信,“你那簪子,我要了多久都没要过来,而今你会轻易拿它去换几匹旧布?”

“死丫头,你最好实话实说,这屋子是不是藏男人了!”一旁的王妈妈也耐不住性子了,对着司徒瑾颜戟指嚼舌。

汀兰听了心中一颤,紧张得直扯司徒瑾颜的袖子,虽然被司徒瑾颜极力压制了,但仍逃不过李秋容精锐的双眼,当即冷言声道:“两位妈妈,搜一搜不就知道了。”

闻言,两位妈妈相觑一眼笑开,领了是,便要向里屋走去。

“慢着!”司徒瑾颜赶忙拦在她们面前,不得已,只好摆出小姐的架子,“我是主,你们是仆,既是主子的房间,你们凭什么搜。”

此话一出口,立即惹恼了李秋容,伸手便掐住她的胳膊,使劲一甩,撇在了一旁,“在我面前称哪门子主子?别这么瞧得起自个,很快,连老夫人也救不了你。”

女子未婚之前私藏陌生男子,足以定下不贞的死罪。李秋容未说,但却是任何人心中都知晓的事。

说罢,李秋容杨了扬手,两位妈妈径直破门而入,不一会儿,便传来一阵唏嘘声。

司徒瑾颜心中暗念不妙,赶紧与汀兰一起跟了进去。

“好你个死丫头,还真敢藏男人在屋内啊!”王妈妈指骂着司徒瑾颜,脸上却不知见喜还是见怒。

司徒瑾颜望了一眼被吵醒的少年,在王妈妈即将上前揪他时,及时护在了他身前,“他伤还没好,你们不能就这么带他走!”

“你还是先担心担心你自己吧,窝藏男子,可是得浸猪笼的!”李秋容在一旁看着,冷言讥道,“王妈妈,还不动手,把这两个丫头也绑起来。”

听罢,王妈子右手一伸,轻而易举就将司徒瑾颜双手靠背抓了过去。

“放开我!”司徒瑾颜拼命想挣开王妈子的束缚,奈何十三岁的身子,力气根本王妈子大,任她怎么挣扎,都无济于事。

一旁的汀兰急开了锅,还没来得及给司徒瑾颜求情,自己也被另一名妈妈抓住了,混乱之际,只听突然传来一声冷斥。

“放开她们!”

闻声,众人纷纷循去床上少年,此刻他已经勉强靠坐起,面容虽看着疲惫,但眼神里不怒而威的气势,却着实把李秋容微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一脸怫郁地瞪向少年。

“你算什么东西,说放就放?”李秋容讽道。

少年目光森冷,随即从脖颈处扯下随身佩戴的玉坠,扔在了李秋容面前,面色漠然地说道:“我非普通人家,这块玉我佩戴多年,乃是上好玉石,足够你们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李秋容忙将玉坠捡起,放在阳光下仔细打量,发现色泽晶透,握在手中仍有浅浅的凉意,顿时面露喜色。

少年向她瞟去鄙夷的一眼,继而道:“你把她们放了,若我被伺候得好,回去更少不了你们的好处。”

“好,好好好。”李秋容忙不迭地答应,即刻挥手示意两位妈妈放了司徒瑾颜,对着手中玉石笑得合不拢嘴。

其他两位妈妈见状疑似好物品,也纷纷凑前瞧瞧,徒惹司徒瑾颜一股恼火。

“你们不能拿他的东西!”说罢,司徒瑾颜便要上前去夺回李秋容手中之物,却被李秋容用手一推,倒在了一旁桌前。

“小姐,你没事吧……”汀兰见状,忙上前去检查司徒瑾颜,同样不服气地瞪向李秋容。

奈何,李秋容根本不理会她们,到嘴的肥肉,要她还回去,谈何容易,可不正好补缺她们这七年来的损失。

“不知死活的丫头,我们走。”随着李秋容一声冷斥,三人悠悠然地转身离去,临走之际,仍不忘传来愉悦的啧啧赞美声……

司徒瑾颜愤恨地看着她们离去的身影,心里头暗暗念了一句这群趁火打劫的贼。

但随之,她转身再看少年时,小脸却柔和了下来,“那块玉对你很重要的吧?”

她刚才分明看到了少年眼底的隐隐不舍,而且,配戴了多年的玉石,定是有它深刻意义的。

少年眸光忽地一黯,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苦笑,“那是我母亲留给我的生辰礼,不过无妨,她在我五岁那年就已经过世了。”

少年说时语气平淡,但是那抹笑容司徒瑾颜却怎么也看不透,总觉得里面藏着淡淡伤感,却又有着浅浅无奈……

一番折腾,少年腰间的伤口已传来丝丝的疼意,他下意识地捂了捂,细微的动作被司徒瑾颜扑捉到。

“你先休息一会吧,我去做早饭。”司徒瑾颜说道,随即带着汀兰出了门外。

为您推荐

历史小说排行

人气榜